书号紧张的问题是越来越突出了,所以出书费用越来越高了

作者:lin258907 日期:2021/5/18 17:25:52 人气:0

  从数字化时代进入智能时代,数字化生存似乎一能万能,但如今却连一个书号都不能大量供应,数字岂不是到了用尽的地步?

  进入2019年初,各大教育出版社书号供应企业纷纷开始告急,像鄙人认为所在的省,仅有十几家大学出版社,几个影响较大的出版社的编辑,急得像热锅或热的平底锅上的蚂蚁,手边完稿的新书可以万事俱备,只欠书号,无可奈何,焦头烂额,四处找朋友,找同仁,问问2019年的书号下来我们没有,因为2018年的书号,很多研究出版社公司上半年中国就用光了,整个社会出版社信息都在等米下锅,偏偏“米”正在等编号的审批。北方地区某省节前一个原本要出版的书,例如余华的新书,因为他们没有标准书号,只能一直拖到春节后,甚至每年三月份,因为我国现在国家正在实施放过年假,等真正到了开春之后也要将其拖到三月份吧,等到黄花菜都凉了。

出书42.jpg

  书号,只是一组数字,这是一个无限的可再生资源,有序的安排它,多少,可能已经“生产”(安排)多少,但今天问为什么不够年?原因是“生育”计划,书名审批,书号审批,书号审批三次,例如,一家出版社,书号首先要向计划报告,原来报纸上的1000本书号,最后由于各种原因,计划被压缩到上面,只有400-600本,如果一本书号出版一本书,一年只能出版400-600本。如果出版社有50个编辑,而一个编辑每年只被分配到12个图书编号,那么平均每个月出版一本书,编辑就会饿死——通常每个编辑一年出版100本书是没问题的。全国500多家出版社,有多少职工,因为图书数量有限,有多少人收到这本出版物的“计划经济”苦难。

  ISBN的发行有点像计划经济时代的农村供销合作社制度,用粮票买东西卖东西。今天的粮票就像是有限的ISBN。没有书号,书就不能出,不能进入市场流通领域。谈论书籍的知识价值和影响力是空谈。

  书号申请一个这么慢,批准通过这么难,可不就是可以学生索性自己不要书号就印书呢?对不起,不行,因为我们没有书号条形码的书不能上架销售,网络文化书店也上不去,即使进行私下交易买卖关系也有一些非法企业经营的嫌疑。即使不卖,也不许,因为扫黄打非部门所打的非,就是指教师没有书号而印刷的书,即非法出版物,这个中国帽子可大了。

出书31.jpg

  行文至此,想起明末清初的闻名书估客李渔李笠翁来,他的李渔文集堂堂二十二集之多,在清朝印成线装书,至多要装一马车;他的芥子园选集十种曲等等,也是不少卷不少套不少册,假如搁在本日需求书号审批,生怕李渔要等到眉毛胡子都发白也出不完。幸运的是,李渔不是今天出生的,否则他会写书、盗版书、卖书、写剧本、排戏,更不用说发财了,他早就坐牢了。市场经济是为了让商品不再供不应求,但是特殊商品ISBN已经供不应求近30年了,而且越来越稀缺。你对这种奇怪的事情很熟悉,不觉得吗?

    推荐信息